县域经济网 首页 国内 国际 社会 军事 图片 女性 文化 事件 维权 曝光 调查 地方 证券 经济 上市 银行 互联网 电脑 手机 数码 论坛
娱乐 综艺 电影 电视 音乐 体育 教育 探索 奇闻 历史 人物 评论 企业 网游 单机 竞技 健康 房地产 汽车 时尚 情爱 微博
  当前位置:焦点新闻网 >> 记者调查 >> 正文

谁来庇护孱弱的幼女?

时间:2012/12/3 18:29:15 点击:

广西中部,来宾市武宣县和律村。从喧闹的县城坐中巴车到村口,进行约40分钟的空间转换,时间马上停滞。

3年前,3个13到15岁的幼女,就是在这个村下属的两个自然村里经历了她们可怕的噩梦—被多名70岁老人以零花钱为诱饵“性侵”,而且时间长达一年多。

上溯和律村的历史,这是一个不可想象的罪恶故事。但从3年前一直到今天,支撑这个故事的社会心理背景,正慢慢扩大、弥散。

对于中国社会空间来说,和律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斑点。

和律村之外,这几年“性侵幼女”的主角,在公共空间激起的强烈震荡中,可辨识的身份也多是农村中的老人、农村小学的老师、城市中的打工仔等“弱势群体”。和一些官员老板的“嫖宿幼女”一起,隐喻着一些地方保护幼女的社会机制,比如伦理约束、家庭社区的庇护,正在颓然消失……

对幼女下手

在和律村下属的自然村新兴村村口下车右拐200多米,就到了“性侵幼女”的当事人之一韦世尝家。他家门上布满了蜘蛛网,拍门许久,没人应声。

见到《南风窗》记者,聚集在附近榕树下看别人小赌的两个女人慵懒地走来,“他有两年多没回了,听说跟儿女去了广东”。南方电网在村口张贴的电费公示单也显示,韦世尝家的电费,确实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用电量都是零。

如果不是因为诱奸幼女被抓,72岁的韦世尝现在或许还在延续以前的生活:放牛、种地、玩幼女。

这个老人3年前的罪行轰动全村:一天中午,韦世尝在家里诱奸了和律村下属的自然村司律村的小玲(13岁),此后,又诱奸了司律村的小红(14岁)和小青(15岁)。

韦世尝和这些女童以及她们的父母并非不认识。其诱奸的女童中,就有称呼他为“四叔”的。

但他还是下手了。成功诱奸的利器,是糖果和零花钱。

法院的判决书显示,诱奸的地点为鱼塘边的小房内、自家房间内、本村旧村山脚下和烂泥房内。

在钱越来越显得很重要的乡村生活中,没有人注意到韦世尝“性格的变化”;更没有人知道,他已经将目标锁定在那些不谙世事的女童身上。

像韦世尝这么干的,还有司律村的黄在理。平时,老头一起放牛,其间会向对方透露“几块钱就搞定了(幼女)”之类的信息。

在司律村的山脚下,69岁的黄在理也诱奸上述女童,更多时候,诱奸是在他家进行,他先后奸淫这3名小女孩时,也和韦世尝一样,有时玩一个,有时同时玩两个。

“他平时在家播放一些小孩喜欢看的歌碟,给小孩糖果和零花钱,以此诱奸了她们。”负责跟进此案的民警黄山辉告诉《南风窗》记者,被奸淫的女孩和黄在理都属司律村,她们平时叫他“四公”。

女童指认,参与诱奸的还有两个李姓的老头,他们和上述3名女童同属一个宗族,每年清明还一起扫墓。

不过,这两个李姓老头否认了诱奸一事。黄山辉说,韦世尝和黄在理还算老实,警方找到他们时,他们都认了。但那两个姓李的老头坚决否认,尽管有女童指证,但过了很久家长才报案,没足够证据,法律也拿他们没办法。

被性侵的这三名女孩,下体都出现了“处女膜陈旧性裂伤”。最后,县法院以强奸罪分别判处韦世尝、黄在理有期徒刑6年、5年。

韦世尝因年纪大,身体不好,关后不久就监外执行了。而黄在理目前仍在服刑,按照判决,他要等到2015年4月20日才刑满出狱。

道德的退场

对于韦世尝、黄在理等老人为何如此“不要脸”,很多村民并没有去想,或者没有想明白。

但村民韦保官似乎想到了点什么。站在村口,看着眼前一栋栋拔地而起的楼房,他大发感慨:“和村貌的巨大变化相比,这些年,变化最大的还是人心。”

韦保官指着村里几栋较陈旧的楼房说,这几栋房子1993年开始建时,他从地基到楼顶封顶,全程参与,但分文不收—房主就是请吃点东西。

但20年后的今天,轮到韦保官起房子时,没人愿帮他,以前乡邻互助的那种传统,再也寻不回了。韦保官帮过的那几户人家,他们只帮他干了一天的活。第二天,韦保官再喊他们去帮工时,他们问他“包吃,给多少钱”?韦保官当时就愣住了,后来,他说,“以前我帮你建房时,我也没喊你要钱啊。”

“以前是以前,现在帮人家做工一天都是100多块钱了,你不给钱,哪个帮你做?”

闻此,韦保官无语,他只好花钱请人盖房。不过他说他不请那些他曾帮过,但不懂得报恩的人。

目前,尽管家庭不富裕,韦保官咬咬牙也要建一栋平房。他的理由是:你家穷,和别人打招呼,别人都不应你。

在这里,房子还是撑起门面、让别人看得起自己的重要招牌。韦保官说,比如秋收晒玉米、谷子、花生,你要到人家的楼顶去晒,客气一点的人家会对他说,“上面晒满东西了。”可韦保官推门上楼顶一看,楼顶空荡荡的。

不客气的村民则说,“我懒得回去开门。”其实,那不过几步路的问题。

上世纪90年代,乡村互助的美好场景,目前只活在韦保官的记忆里了。那时,村里保持着村民间的互助传统,比如你家今年盖房子出几个劳工、帮几天忙,村民会记下,来年你需要帮忙时,他们不管多忙,也会抽出相应劳力返还。如果恰好当天需要帮忙的涉及多户人家,就需要协调劳力或推迟对某家的帮忙,但先要取得对方的谅解和同意。频繁的互助中,心怀感恩的村民保持着对彼此的信任。

这种感恩和信任,维系着乡村小共同体的存在。这个乡村小共同体以血缘、伦理、人情等为媒介而获得凝聚,金钱在其中并不能居于主要位置。相反,那些尽管贫穷,但在村民互助活动中肯出工、出力的村民,会获得其他村民的认可和尊重,在宗族事务和村务活动中,也因此有较大的话语权。

也因此,那种乡村共同体自然地形成保护幼女的社会机制,伦理约束迫使老人必须注重维护自己的“脸皮”,而打工潮还没兴起,则使家庭、社区都构成庇护幼女的强大力量。

但这一切,随着村里人外出打工,慢慢就终结了。邻里关系,甚至亲情关系不知不觉间货币化,伦理和人情越来越淡漠。比如在秋收、耕地、建房等活动中,货币化的对接更频繁—干活前谈钱,完事收钱,雇佣双方的目的性很强,每一次结合后,也两不相欠。

以金钱来重构人际和社会关系使金钱显得唯我独尊,并使村民们充满了心理竞争的焦虑。

由是,占有幼女,就像占有金钱一样,成为一些活了一辈子突然间觉得失意的老人的“补偿”。伦理约束的解除,金钱的压倒性力量,整个社会所弥漫的争夺稀缺资源的焦虑,使性侵幼女的大门突然被打开。

被诱奸的3名女童有一些共同的特征:家庭贫病交加,宗族势力弱,父母老实巴交。这正是失去伦理和人情约束的人可以欺凌的对象。

在接受《南风窗》记者采访时,几个受害者的家长只是不断哀叹“家贫受人欺”、“没办法”等,他们的责骂更多地集中在自己不谙世事的女儿身上,并没有去指责那些活了大半辈子、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的老人。

其他村民,尽管同为社会底层,但更多时候依旧表现出对更弱者的攻击。即使像韦庆兰这样曾读过高中的人,在对女童被诱奸一事,她更多的将责任归咎于这些孩子“没家教、嘴馋”、“没事乱跑”。

事实上,她们不过是些十三四岁的孩子。但话语间,韦庆兰对这些被诱奸女孩及其家庭,还是充满鄙夷。

同时,结合自家的儿女,她打开了话匣子。她说,“我家小孩从不乱去别人家吃东西,在家吃完饭就随我下地干活了,我女儿在学校已是老团员了……”说着说着,她爽朗地笑了。

以前,她曾经沉浸在自己“家穷被人看不起”的伤感中。而现在,她像换了个人一样,开心快乐。

这是一条心理食物链:身处社会底层的人一边对看不起自己的富人表示愤怒,同时,又对比自己稍差的家庭的不幸遭遇,毫不隐讳地表达出自己富于攻击和炫耀的一面。

弥漫的风险

在《南风窗》记者的调查中,在城市打工的异地务工人员,都隐约感到让子女留守在农村,既有教育的问题,同时也不安全。但这个问题同样挥之不去:女童来到了父母所打工的城市,就没有风险吗?

2012年4月,广东省妇联和广东省检察院所联合发布的《女童遭受性侵害情况的调研报告》显示,在城市里,遭受性侵害的女童,以流动女童居多,而侵害者多是“熟人”,比例高达65.74%。

报告中,这些被重点提及的“熟人”是:邻居、朋友、同事、亲属、老师、保安等。换句话说,和农村中的老人、老师等社会角色一样,流动女童也出现在这些社会角色的视线范围内,就像是待捕的猎物。

就伦理约束来说,女童在城市所置身的社会生态更为糟糕。这是一个陌生人社会。

即使是“老乡”,彼此在老家距离实际上也很远,之前双方根本就不认识。一个“老乡”的称谓,对于某些人来说,并不能产生道德上的权利义务关系。工友亦然,工友不过是临时的集合,明天辞工了,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再相遇。

把流动女童带在身边,看起来强化了父母的庇护,但对于诸多异地务工人员来说,他们每天都要上班,有时周末也要加班到深夜,根本无暇顾及小孩。更多的时候,他们的小孩就是交给老乡帮忙照料一下,实在不行,就是像农村一样野养、散养。

在东莞东城温塘周屋工业区,《南风窗》记者见到了推着手推车沿街叫卖的张敏萍。她的手推车上是一些甘蔗、菠萝和花生,旁边是她6岁的女儿艳艳。

如果张敏萍在工厂上班,根本就没时间照顾她。“6点多就起床去上班,我女儿还没起床呢,她也不会给自己做饭。”张敏萍说,工厂中午12点才下班,下午1点钟又上班了,而且晚上还加班到晚上9点多。

连“上厕所都跑步”的打工一族而言,是抽不出时间来照顾小孩的。周边的老乡、工友,很多也不是同村的,父母无法放心让他人照料。

张敏萍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她一个老乡也是摆地摊的,一天,生意很好,这位老乡中途让一个熟人帮着回去拿东西来补货。结果,这熟人到他家就性侵了这位老乡年仅7岁的女儿。

广东省妇联权益部部长杨世强告诉《南风窗》记者,这些“熟人”一般都是“利用女童心智不成熟、缺乏分辨力、防范意识差等弱点,通过小恩小惠诱骗、施以轻微胁迫达到性侵目的”。

在性侵幼女的调研中,杨世强发现实施性侵行为的群体,其年龄呈现两极化分布:“50岁以上老年男性、20岁以下年轻男性作案”的案件数量特别突出,年龄最小的14岁,最大的70岁。

前面提到的那些“70来岁老头性侵3个女童”案件中,这些老人在接受当地警方笔录询问时,就承认自身的性功能的退化。此案件中,当时民警传唤一个老人的老婆时,她的反应也很吃惊,“我那老头已经不行好多年了”。

很清楚,性侵幼女,对于他们来说,并非生理需要,而是心理需要。其它的一些“弱势群体”的性侵幼女,同样也不仅仅是生理需要,他们追求的,还有补偿或发泄性的攻击。相应地,性侵幼女,早已超越于法律范畴,成为一个社会问题。

正是如此,这些年出现的官员和老板“嫖宿幼女”,以及老人、农村小学的老师等“弱势群体”的性侵幼女,实际上都是竞争、掠夺社会稀缺资源的种种暴虐中的一部分。

不同的只是,强者对“幼(处)女”的性侵,是其在获取权力、金钱等稀缺资源后的逻辑延伸,而在权力、金钱的竞争中失败的弱者对“幼(处)女”的性侵,则是一种报复和心理补偿。

2012年8月,深圳宝安成立了“忘忧草”女童援助项目,核心是事前预防,事后救助。

对于重建保护幼女的社会机制来说,这仅仅是个开始。

(本文来源:南风窗 作者:燎原

责任编辑:小西 来源:中国聚焦网
分享: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美容 | 瘦身 | 婚嫁 | 亲子 | 服饰 | 情感 | 健康 | 原创投稿
富商非礼男艺人下周裁决 被拍裸照男星法庭痛哭
吴彦祖冯德伦绝密裸照曝光 赤膊相拥基情无限(图)
章龄之个人资料 章龄之演过的电视剧 章龄之图片
自拍;重庆护士门照片曝光,重庆护士门照片曝光
标题:流行宅女裸体自拍 你想看吗发表于
富商非礼男艺人案下周裁决 被拍裸照男星法庭痛哭
谢天华老婆杨天恩资料简介及照片,杨天恩裸照
女子为出名自拍裸照,女子为出名自拍裸照曝光
台北夜店舞女当众全裸照曝光 揭激情放荡的明星夜店照
网络热点 美容 | 瘦身 | 婚嫁 | 亲子 | 服饰 | 情感 | 健康 | 原创投稿
潮妞出街搭配明星范儿
干露露为何要剪开裤裆
[编辑精选]昂贵珠宝抢
官员强奸幼女获刑
2012春夏男装流行报告:轻盈透薄挑战男人极限
谁说不能跟好友拍拖?
Angelababy否认与黄晓
·何传启回“健康食谱”对生活只是引导
·母亲节为妈妈做道菜 补血家常菜推
·专家解读女人养生吃枣的6个好5个忌
·起床必须做的十件事让你开心一整天
·洋奶粉售价为原产地4倍 内地全球最高
·显示芜湖近七成生活必需品价格下降
·淘宝腐败黑幕惹争议 系制度性缺陷
·评论:应鼓励淘宝勇气而非泼脏水
·专家推荐:女性补血养颜食谱秘方图
·了解自己身体六大信号告诉你缺啥营养
·7种消脂食物让你的身材魅力亮出来
·卫生部确定3个“地沟油”快速检测法
·和男友分手后同居的日子记录我的感情
·记录:韩国男人为何不敢搞婚外情?
·办公室里卖弄风骚 失了工作又失身
·性后爱梦醒时时她只剩下无尽悔恨
社会万象 娱乐八卦 奇闻趣事
惊奇灰椋鸟会咳嗽还会笑 视频:传奇的陈光诚进入美驻华使馆停留6天后已自行离开 女童下体被放芸豆引关注:女童下体被放芸豆体现教师道德的缺失
·先性后爱梦醒时分时她只剩下无尽悔
·办公室里卖弄风骚 失了工作又失身
·先性后爱梦醒时分时她只剩下无尽悔
·分手后同居的日子记录我的感情
·记录:韩国男人为何不敢搞婚外情?

·和男友分手后同居的日子记我的感情
·先性后爱梦醒时分时她只剩下无尽恨
·办公室里卖弄风骚 失了工作又失身
·性后爱梦醒时分时她只剩下无尽悔
     热点推荐


温江泰迪熊博物馆攻略 湿露露车展太逆天了


新天龙八部定妆照雷死人 盘点国内十大最美空姐
·先性后爱梦醒时分时她
·办公室里卖弄风骚 失了
·性后爱梦醒时分时她只
·分手后同居的日子记录
·记录韩国男人为何不敢

·和男友分手后同居的日子
     点击排行

·分手后同居的日子记录
·记录韩国男人为何不敢

·和男友分手后同居的日子
·分手后同居的日子记录
·和男友分手后同居的日子
·分手后同居的日子记录
·记录韩国男人为何不敢

·和男友分手后同居的日子
·分手后同居的日子记录
·记录韩国男人为何不敢

·和男友分手后同居的日子
温江泰迪熊博物馆攻略

新天龙八部定妆照雷死人
本类固顶
  • 没有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手机赌博官网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县域经济网(www.ce-china.com.cn)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北京通管局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函[2001]87号 网文[2011]12018353-10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2018353号  京ICP备12018353-10号